余庆小说 - 玄幻奇幻 - 烛龙以左在线阅读 - 37.血腥宇宙

37.血腥宇宙

        烛龙以左复苏篇37.血腥宇宙恶圣走过许多地方,关闭上万座地狱的大门。

        原以为要持续一个纪元之久的封印在宇宙被染红前便破开了,恶圣得以恢复自由。

        尤其是如今宇宙的局面,他的律法力量得到了极其恐怖的增幅。几乎是破封而出的那一刻,恶圣便恢复到了最巅峰的状态,律法充盈,恶众加身。

        然后,他见识到了血腥宇宙,这是宇宙万灵的血,也是归源律道陨落的痕迹。

        再然后,他感应到地狱之门的变动,有数之不尽的地狱之门在诸界打开,放出食人的恶鬼。

        恶圣的脸色在破开封印恢复巅峰力量的兴奋下一瞬间转变成吃了屎一般的难受。

        他骂骂咧咧地拖着涂山青雨走出善恶界,足迹遍布宇宙的各个角落,镇压恶鬼,封闭地狱之门。

        好在那群古老者撕毁了契约,律法之力能肆无忌惮地席卷尘世。

        随处可见界域的崩毁和末路。

        律法的气息充斥整个宇宙,可能有数十个律法在虚空中缠绕。

        不过这与恶圣无关,他不在乎那些古老者想做什么。

        他是一尊古圣,是一位险些接触归源的古圣。本就是一位古老者,甚至是作为其中的佼佼者存在的。

        恶圣清楚地狱之中究竟埋藏着什么东西,他是恶,不是疯狂,那些东西若是出现,在归源律道无法出手的现在必然将淹没整个宇宙。但问题在于地狱已经安稳了极其漫长的时光了,为何偏偏现在出现变故。

        当真就所有不幸事扎堆来?恶圣感受着宇宙深处不断溢出的恶意。

        那场战争还在继续。

        此时,戴着白狐面具,浑身笼罩在一阵白芒色彩中的人形站在恶圣身边。

        “地狱里究竟有什么,这是律法都不曾记述的秘密。你知道些许,不是因为恶之律法,而是因为你本身作为地狱之门的特殊存在吧。”涂山青雨说道。

        她俯视眼前正在死去的世界,他们来迟一步,地狱中的恶鬼们已经占据了整个界域,如今它们啃食着界域壁障,要突破这个界域前往宇宙之中。在她此刻的眼中,有密密麻麻的畸形生物扭曲在一起,黑色的土壤在它们脚下翻滚,托起它们。

        在这颗星辰的中心区域,一个巨大的深邃的黑色空洞在旋转,边缘泛着微红的光。

        地狱之门。

        通往阴间的道路。

        就算眼前这颗星辰中没了活物,连星辰的核心都被那些畸形生物们挖了出来啃食掉。这座地狱之门中仍有恶鬼在不断涌出,一波接着一波,好似涌泉。

        涂山青雨眯起眼睛,她看见恶鬼们拱卫着一座法相不断升高,借助这座法相来冲击界域壁垒。

        “这位祖呼唤的我们。”

        这个界域的守卫者与统治者,道统伫立尘世千万载的强大存在。

        这位祖被恶鬼吃干净了肉身,吸食了灵魂,但这座法相还存在着,一拳一拳地向下砸着,砸碎那些爬上来的恶鬼。恶鬼暂时无法摧毁这座法相,便将其裹住冲击着界壁,每一次撞击都让整个世界颤动。

        “从地狱中爬出来的东西,不是祖,连反抗的资格没有。对于一个世界来说,只要没有真一生灵的存在,无论地狱之门的大小,都是灭顶之灾。”恶圣说道,他对着眼前这颗灰暗的星辰张开五指,有一种力量在肉眼可见的凝聚于他的掌心。

        “祖似乎也只有死亡的结局啊。”涂山青雨轻声说道。

        她低头凝视下方的世界,她的姑母,那位来自九州的龙君,许许多多来自外界的助力让她成为了如今的圣者。

        新生的善圣既不古老,也不强大,她若是没有走到如今这一步,面对这诡谲多变的宇宙就是恶圣口中连反抗都艰难的弱小生灵。

        “那是因为这座地狱之门不同以往,藏着些不寻常的东西。一般小型的地狱之门,真一生灵是能够应付的。”恶圣解释道。

        随着他心神的起伏,一种无声息的波纹扩散。

        律法之力倾泻如洪。

        那界域中的生物们开始彼此挤压着往上爬,冲击着界壁的动作开始更加频繁和迅速。它们感知到了灭顶之灾即将到来,所以不顾一切地往界壁之外争先恐后地爬去。那具法相暗淡,表面出现裂痕。

        地狱之门的中心,一个巨大苍白的人形生物探出了上半身,他的臂弯就可以拥抱地狱之门下的这颗星辰。这个人形死死地盯住宇宙中的身影——那笼罩在律法辉光中的恶之圣者。

        它发出嘶吼,声音就像风在剐蹭铁器爆发出的刺耳爆鸣。

        恶圣抬起眼睛,瞥了一眼这巨大的人形生物。

        一瞬间,它被锁定了。

        在它瞳孔的倒映中,这颗星辰外的宇宙空间被浓郁至极的恶意填满,恐怖高大的影子持握镰刀,此刻,那柄能收割星域的镰刀刀刃就架在它的脖子上。

        恶圣收拢五指,对准下方的星辰虚握。

        “嗡——”空间微振。

        地狱之门坍缩,被挤压成一个点,这颗星辰上所有的冥土生物,以及这颗星辰开始往地狱之门的那一个点内飞速塌陷。大地被撕裂,界壁被扭曲,在宇宙中可以清晰地目睹一个漩涡在星辰表面旋转着,吞噬所有。

        “吼——!”巨大人形昂首咆哮,黑色的土壤以它为中心扩散,它在地狱之门中心疯狂摆动上半身,企图逃离出这股力量。

        但它的头颅突然掉了。

        镰刀划过它的脖颈。

        在整颗星辰消失殆尽后,一抹白光升起,笼罩了这片界域所在的群星。

        没有任何东西能从地狱之门爬出来。

        至少在恶圣面前没有。

        …………

        阴间。

        和阳间的热闹非凡相比,阴间寂静无声,九位阎罗目不转睛地盯着这新生的转轮王。

        “万鬼腾飞的场面啊。”李熄安抬头,望着冥土扩张,冥土生物们撕开阴司的防护离开阴间。

        “龙君……此举何意?”五华威灵真君沉声道。

        任谁都能看出他的本意是将阎罗位赠与李熄安来换取帮助,但谁都没想到这龙君直接将阎罗位给了那两小鬼。

        阎罗不是什么东西都能当的。

        阎罗们等待两只小鬼位格崩碎,被阎罗位反噬真灵,可时间过去了许久,眼前这尊巨影如常伫立,背后齿轮转动的严丝合缝,好像转轮王从未更迭过。

        “阎罗位难道不是随我支配么?”李熄安说道。

        “前提是龙君愿意帮助我们,祭出龙君的那尊法相。”秦广王皱眉,“没有阎罗位,龙君就是天大的本领也只能回到阳间去,谈何帮助?”

        “这简单,把我的法相留在阴间便好,我回阳间去。”

        “龙君,此话当真?这可是真一修行之本,并非骨像可以重新铸就,法相若是崩毁,龙君一身修为便将毁于一旦。阴间如今变化无常,危机四伏,哪怕是我等也难以保证龙君的法相完好无损。”秦广王听闻此话,语气诚恳许多。

        “自然当真。”李熄安放下酒杯。

        秦广王,五华威灵真君,以及其余八位阎罗冲他拱手。

        “龙君大义。”

        “龙君大义!”

        事情谈拢了。

        秦广王暗中松了口气,但却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对。本来坎坷至极的事过于轻松,这可是一尊无可撼动者的法相。

        他暗中瞥了一眼桌案前的李熄安,双肩不自觉一颤。

        因为对方举起空荡的酒杯,那双金色的竖瞳就这样直勾勾地盯着他,摄魂夺魄,像柄利剑扎进了他的内心深处,把秘密和谋划剖了个一干二净。